陌浅缘琴

文文发不出来T^T
山不离水,水不远山

源砸生日快乐啊!

一眨眼你就17岁了,从当年那个小小的奶源,需要靠别人保护的奶源已经成长为自己能够独当一面的源哥啦,在这过程中你在不断成长,不断创造属于自己的成就,但同时也在不断逼迫自己长大.

那时的你小小的一只,在MV里眨着大大的眼睛对着镜头卖萌,真的很可爱呢!亮晶晶的眼睛里似乎盛满了星星,让人一眼就忘不掉.

你萌萌的奶音里还夹杂这一丝不成熟的薄荷音,却敢于和他站在舞台上一起面对挑战,面对观众.

你真的像是堕入凡间的天使呢,正如你当初唱的那一首《专属天使》.

天使在人间是该藏好翅膀,可你不同,你敢于绽放自己的光芒,即使在这背后有着许多的困难和艰辛,可你依然不惧.

真的有很多话想说去却又不知从何讲起,只希望你们都好好的,还能过像从前那般,不过大概不可能了吧,总之17岁的你一定会比16岁的你更好(ง •̀_•́)ง

发不出来啊,你们就勉强看吧T^T
文在图片后面.

最近好受打击,源源上热搜竟然是因为dzb,完全没有心情写文=_=所以就来谈谈我的入坑史,说起入坑还有点小尴尬呢!

你们是在2013年出道的,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个组合的存在,直到2014年我姐说起来我才知道,不是亲姐妹哦!是结拜的.

那时候我姐说你们唱歌好听,跳舞也好,我不信. 甚至我姐给我看了你们《魔法城堡》的MV,我还是觉得真心没多好,还跟她说我是绝对,绝对不会饭上你们的,然而我很快就打脸了. 嗯!脸有点疼!

那是因为一次综合课上听音乐看MV有人点了你们的《爱出发》,然后——我被圈粉了.

被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给圈粉了,真的很萌很可爱啊!

可能会有人说我是因为你的颜值才饭你,这么说也没错,一开始的确是. 因为那双眼睛很干净,透彻,没有掺杂一丝杂质,亮晶晶的,就像小汤圆们说的,你的眼睛里有星星,那是被揉碎的星芒.

就这样饭了你三年,期间我也有关注过大哥的动向,不过那时候真的只是一个路人哦!

直到一年前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小说. 对!就是凯源小说,写的很温馨,经历过这种的肯定都知道的,入坑了,正所谓是一朝入了凯源坑,爬也爬不出.

在坑里越趴越深,既然出不去,那我就赖着不走了.

其实当初还有一篇千源文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它不感冒.

出道那几年的你们真的是最好的时候.

可以合唱,
可以互相拥抱,
可以耳语,
可以蹲下来为弟弟系鞋带,
可以双人机场的时候护着弟弟,
可以在累的时候互相靠背休息,
可以...

太多的可以,太多的你们,太多可以做的事;不用想太多,不用刻意,这就是你们,简简单单的你们,真的很怀恋.

真的,真的不希望你们长大,可是光阴似箭,转瞬即逝,一转眼大哥已经成年了. 很快,源源的成年礼也将到来,成年后你们各自的通告会越来越多,组合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你们也会满世界飞的更频繁.

不求时间停止,只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你们还能像从前那般无话不谈,如果真的存在平行世界,希望那个世界的你们能够好好的,不要再这么辛苦,能够真的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面对我们,面对现在,眼里黯淡的星光不知何时才能真正亮起,嘴角的笑意何时才能直达眼底,何时才能像从前那般开怀大笑呢?

因为遇见你,我学会珍惜.

同样的,因为遇见你们,也教会了我如何珍惜,真诚待人,微笑面对每一天.

一起长大的约定,是那样的真心.

你们一起成长,小时候的约定到现在是真的办到了,虽不知以后,但珍惜眼前.

相信你们以后也一定能办到,毕竟你们可是山城竹马哦!

还是那句话,
花开花落,半夏已过,我们依旧在,
等着你们的钢琴和吉他弦合奏明天,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的你们必定有缘.

本想欢脱些,结果想起以前反而抒情了,不过凯源真的太抒情了,太让人伤感了,这一点都不符合我的风格,最后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变成无聊的大人哦!

手机有点小可爱

额...最近有点懒,而且这文最后还烂尾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不好求原谅#^_^#

步入大学不久的王俊凯现在正面临着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令他很苦恼.

此时的王俊凯正着一身蓝绿色的军服悠闲的走着,手中还拖着一个充满少女心的行李箱.

今天是他军训第一天报道,然而我们的王·路痴·俊凯成功的迷路了.

在原地绕了无数次的他在顶着头上火红的太阳时终于怒了.

卧槽!什么鬼地方绕来绕去还在原地.

“喂!自己笨出不去就不要怪别人好伐!”一声清凉的声音清脆入耳,为这个炎热的天气添加了一丝凉意,仿佛天气也不是那么热了.

而内心正在吐槽的王俊凯听到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肩膀下意识的抖了抖.

然而声音的主人可并没有注意到王俊凯的反应,自顾自的嘀咕.

“哎呀,一不小心又多嘴了.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他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说话,不说话闷死了,伐开心(>﹏<)”

听着背后传来的嘀咕声,让王俊凯莫名觉得有些好笑,他转过头去看那声音的来源,却被吓了一跳,立马松开了握着行李箱的手.

只见一个穿着绿衣服的男孩纸低垂着头侧坐在行李箱上,两只白皙的手捂着脸,让他看不清样貌,嘴里发出类似于呜咽的声音. 但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这么个大活人坐着行李箱上为什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大白天的不会撞鬼了吧?

想到这一层的王俊凯只觉得背后突然凉嗖嗖,有点冷.

“我才不是鬼呢!╭(╯^╰)╮”少年逆光而坐,颇为傲娇地抬起头,两边的婴儿肥气鼓鼓的,炒鸡可耐. 亮晶晶的杏眼里仿佛掺和着被揉碎的星芒,与背后的阳光融为一体,微微嘟起的索吻唇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红润,一时间竟让王俊凯看呆了,楞在那里没有反应.

妈妈,我好像看见了天使!

“喂!喂...”在耳边喊了几声后,才反应过来的王俊凯为刚才的行为感到丢人.

卧槽,我刚刚竟然对着一个男人...哦不!是男孩纸犯花痴,王俊凯你在想什么呢!可不能一上来就弯成C了.

“你...是人是鬼?”压下心底的那股痴汉劲,终于想起问正事的王俊凯一脸严肃的(什么鬼)看着男孩.

“你...看的见我?”真是不可思议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莫非你真是鬼?!”

“怎么可能╮(╯▽╰)╭我只是比较惊讶你竟然能看见我.”
语毕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朝王俊凯做了一个wink,连周围都自带了一种莫名的气氛.

然对萌物木有抵抗力的王俊凯已陷入某人萌萌哒的wink中,好吧,其实就是个颜控,还是喜欢萌物萌萌哒的颜控-_-||

“毕竟这里从来没有人能看见我,你既然看的见我说明这是缘啊!”少年眨巴着自己亮晶晶的杏眼,靠近王俊凯,认真的看着他,然而某人似乎还在神游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的脸已经离他非常近了...

等到王俊凯反应过来时,王源的那张脸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回神的下一刻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这简直是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啊,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摸了摸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脏,王俊凯这才又看向那个少年.

“喂,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OPPOR11啊!”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我的...OPPOR11?!我的手机成精了!!!

“你是手机精?”

“额...差不多吧!正式介绍一下,我是OPPOR11,我的代号是源,你可以叫我王源也可以叫我源源,因为这样比较萌( •̀∀•́ )”

“王...源?”

“嗯!”

“是因为我姓王?”

“对砸!因为你是我的主人.”

变成人形的王源在这一天终于被王俊凯看见了,那么一人一机在以后的日子里会相处的怎么样呢?

当初的那个小少年是真的长大了哟,时间真的过得很快,感觉许多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可是今天你就十八岁了,真的是不可思议呢!从原来的小土豆到现在的你,这些年的努力获得了回报,希望你今后越来越好,祝王俊凯十八岁生日快乐🎂🎂🎂,要变成一个有趣的大人哦( •̀∀•́ )!

我好像见过你,你信吗(⊙o⊙)?(2)

直接把二 、三合起来了,不然真的成小短篇了,特别短小的那种╮(╯▽╰)╭

看着班小松支支吾吾的可爱模样,邬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莫名的想要逗逗他.

“喂,班小松,看你这娇羞小模样,你该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

“不是...才不是喜欢你! ”

被邬童调戏的班小松则是涨红了脸,不知是被气的,还是羞的喊出 了这句话,转身就想走.

我靠,我是脑抽了才会出来追他吗! 谁会喜欢他啊,要不是为了问他一些事,我才不会这么厚脸皮的缠着他.

在这转身的短短几秒,班小松却已经在心里把邬童诽谤了好几遍.

“班小松,你等等!”

眼看班小松就要走,邬童却喊住了他,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可惜背对着他的班小松看不到╮(╯▽╰)╭

也不知道是要整他呢,还是要整他呢?

而正欲走的班小松却因为邬童的话停了脚步,用后脑勺对着他没好气的说到“干嘛?!”还下意识的撇了撇嘴.

看见班小松赌气的样子,邬童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果不其然一开口班小松就想用棒球砸死他,可惜手里木球.

“有事找我,可以,但是我可不会白白浪费我的时间,你...”顿了一下,邬童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才继续说“你有什么值得跟我交换的?”
(难道聊了这么久不是在浪费时间?)

从刚才邬童打量他起,他就很不爽,后面那句带着轻蔑语气的话,让他更不爽.

卧槽,你以为你是谁啊!麻蛋!

伐开心,气死本宝宝了┻━┻︵╰(‵□′)╯︵┻━┻

然后自顾自生气的松宝宝成功的忽略了面前的某人...还...很明显被某人发现了...

“班小松!!!”

被河东狮子吼回来的班小松表示受到了一万点惊吓,脑子有点懵,面上还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头上的一戳呆毛正在风中飘啊飘...

可这邬童眼里却不同了,毕竟是一个对萌物木有自制力的人.好吧!还是有点自制力的,真的...是有点儿.

啊啊啊!好萌,好想摸,看上去好软,怎么办?怎么办?求!在线急!

现在邬童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

小天使:邬童,别怂,快上手!

小恶魔:不行,邬童,你的高冷形象呢!

小天使:泥奏凯,听我的,上手!

小恶魔:不行,形象!形象!

......

最后打起来了还不忘“听我的!”

以至于两人的周围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气场,你不说话,我不说话,蜜汁尴尬,然其实只是两人脑子都有点懵,你信吗?反正偶是不信︿( ̄︶ ̄)︿

本来想要调戏一下班小松的邬童反而把自己给绕了进去,果真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终于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邬童,果断收回了内心丰富的戏份,摆起了一副扑克脸,搞得人家欠他八百万似的.

然而对面的松宝宝貌似还没从四海八荒神游回来,依旧是刚才的那副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扮木头人呢,一二三,不许动!

趁着对方发愣的时间,邬童把班小松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 不同于上次的打量,这回邬童是把他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猛然发现班小松这小子不得不说长得还是很精致的,只是与他帅相比,班小松更多的是萌.

眉毛被齐刘海盖住,下面的眼睛bulingbuling的,里面仿佛盛满了星芒. 最引人注目就是那粉色的唇瓣在白皙的肤色下更显娇艳,嘴唇微微张着,露出了一截可爱的兔牙,越发可爱,有一种想把他推倒...

再加上活泼乐观的性格,在女生堆里虽然受欢迎的程度没他高,但是在男生这边就...

一想到班小松收到情书还傻笑的模样,莫名的不爽啊,果然像班小松这种人就不应该放出来祸害别人,就应该像圈养小白兔一样把他关起来.

眼眸低垂,却在下一刻抬起头,危险的眯起眼睛,仿佛盯着猎物一般.

舔了舔虎牙,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而后伸手在班小松面前晃了晃.

“喂!班小松,班小松!”

终于回过神的班小松在一抬头就看见了邬童带着一副慵懒的笑意(其实是不怀好意)看着他,而且不知什么时候邬童离他的距离有点...近...班小松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干...干嘛?”

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嘛=_=

“喂!上课了,你准备一直站在这不走了,那我先走了?”

睡前小随笔——我好像见过你,你信吗(⊙o⊙)?(1)

啦啦啦,睡前冒泡,这可能是个坑...(ง •̀_•́)ง

自从邬童转学来到了月亮岛之后,班小松就一刻也没消停过,时时刻刻跟着邬童,就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可这却让邬童很头疼,他就不明白了这个班小松跟他只有一面之缘. 但是自从他来了这个学校,这个小子一天到晚缠着他,甚至是去厕所...他都要跟着,而且还撒娇卖萌送零食...

天知道他的内心有多崩溃,虽然他不得不承认班小松的确很萌,他也挺享受被班小松追着的感觉,但是他们并没有熟到连厕所也可以一起去好吧!

就比如此时班小松一只手上拿着一袋零食,另一只手则是扯着邬童的袖子晃了晃,嘴里还嘟囔着“邬童,邬童~你就答应我吧 !”

“不! 要! 你...别再跟着我了! ”

“哎!邬...邬童!”班小松又想追上去,却被回头地邬童警告“你再跟着我,以后我都不会理你! ”

无奈班小松只能在门口等邬童出来,而此时门另一边的邬童正想着怎么逃出去,甩掉班小松这个小尾巴.

邬童一进厕所就开始抱怨班小松的缠人功夫,表示很无奈,最后向窗户走去,往下看了看三层楼,他貌似不能选择跳窗这个选项.

“卧槽,这跳下去不死也残,都是班小松害得我现在这么狼狈.”一天到晚缠着我到底想干嘛 !

最终在残废和被班小松纠缠,邬童选择了后者.

一出去班小松就立马粘上邬童,又开始了他的缠人招数,最后实在受不了班小松叨叨的邬童猛的推了一把,班小松正好背撞上了墙. 因为冲力,手上的零食也撒了一地,而邬童则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然而经过走廊拐角时,却仍是忍不住藏起来看向了班小松.

刚才...我是不是太用力了,会不会伤到他?

而此时的班小松背靠着墙坐下来,看着零食,决定化悲愤为食欲,吃起了零食,还自顾自的乐了起来.

唉! 就知道担心这个笨蛋是多余的.
(哦~多余的! 那你现在在干嘛?)

教室:

被某人推了一把依然不气馁,决定再接再厉的班小松,此时正手拖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邬童,饶是一向习惯了众多眼光的邬童也受不了班小松这样的盯法,转头看向班小松.

“班小松! ”

“到! ”

“我好看吗?”

“嘻,好看! ”

“那你继续看吧! ”

邬童无语地回头,做自己的事情,而这时班小松却将椅子朝他的位置移了移.

“邬童~你就答应我吧! ”

“不要! ”

“邬童~”这边班小松还想说什么,却被尹柯给打断了.

“小松,他不会答应你的.”

“为什么?”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啊! ”

语毕,只见邬童冷笑一声,开口道,

“呵! 说的你好像是好人似的! ”

俩人都不再开口说话,气氛反而更尴尬,于是为了缓解气氛,班小松只能继续缠着邬童.

“邬童~”班小松才刚开口,邬童就站了起来,走向教室外,班小松连忙去追.

“邬童! 邬童! 你等等我呀! ”

班小松在后面追,却不料前面的邬童却停了下来,班小松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撞上了邬童的后背.

“哎呦! 邬童,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好疼啊! ”班小松摸了摸自己被撞的鼻梁.

“喂!班小松,你干嘛总是跟着我?!”

“我...我就是想让你答应跟我约一天的会.”

“为什么?难不成...你喜欢我?”邬童朝班小松挑了挑眉.

“才...才不是! 只是因为... ”

要不要说啊?总不能直接对他说我梦到你了,而且对你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吧! 啊啊啊,这样说他肯定会把我当成变态的!
(咦?难道你之前的行为不是更变态吗?)

而在邬童眼里,班小松的脸则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红,并且支支吾吾的样子甚是可爱,像是一只慌张的小兔叽.

啊啊啊啊! 双标源,昨天的凯源甜炸了!
刚刷微博,又一大批唯粉上岛了,果然还是正主的实际行动最管用😂😂😂

论王凯源的存在感

晚上冒泡...实在不知道取名字,就随意了╮(╯▽╰)╭

“源源,起床了.”

做完早饭的王俊凯将身上系着的围裙解下来挂在厨房边的衣架子上之后,就进房间去叫还在床上睡觉未起的王源.

“唰! ”

窗帘从中间向两边拉开,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房间内,原本一片黑暗的房间瞬间被照亮了,只见床上明显凸出的白色团子,一动不动,似乎并未被打扰到.

王俊凯走过去坐在床上,将盖着王源头上的被子掀开,露出了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和精致的侧颜,阳光铺洒在脸上,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却并没有要醒的迹象.

源源怎么这么可爱,睡着之后安静的样子果然更像小兔子呢.

揉了揉王源的头,带着一抹笑意喊王源起床.

“嗯...哈恩...”王源打着哈欠开始揉眼睛,一睁眼就模糊的看见一脸笑意的王俊凯,眼角还挂着残留的泪珠.

“王俊凯~”

看见自家宝贝醒了,立马凑过去的王俊凯,就听见了这一句软绵绵的“王俊凯~”,心里软成一片.

“宝宝怎么了?”语气温柔的都能滴出水来,这还是那个一副人前严肃不说话的王俊凯吗?

“嗯...要抱~”

依旧是软绵绵的语气,已确认王源的确没完全醒,还在半梦半醒中...

被王俊凯抱着洗漱之后,王源总算是完全清醒了,一副盐人一脸的表情,仿佛刚才那只软绵绵的小兔子只是王俊凯的错觉,当然王俊凯本人表示已经习惯了.

“王俊凯,罗伊和凯源起来了没?”

“刚才就起来了,可能还在洗漱,我去看看.”

说着就站起身向二楼走去,王源则开始慢悠悠的吃起了早饭.

唔,王俊凯的厨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好好次...

果然还是改变不了一颗吃货的心,实际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小白兔...

等王俊凯他们下来的时候,王源已经吃了一半了.

“爸比...你又不等我们吃饭...”来自罗伊的怨念.

“不能怪我呦,是你们爹地做得太好吃了.”刚刚还盐人一脸的源盐盐立马就变成了小天使的源兔兔...

“好了,快吃吧,待会还要带你们去超市呢( •̀∀•́ )”

“嗯!”

一旁被忽略的王俊凯和王凯源默默喝汤吃饭...

超市:

一家四口正在挑吃的用的,

“爸比,我累了.”

“罗伊累了啊,那你做到购物车里好不好?”

“好!”罗伊笑着答应,被王源抱进了购物车.

此时的位置是这样的,罗伊坐在购物车内,王源和王俊凯推着购物车,王凯源拽着王俊凯的衣服,所以这是我们可怜的凯源又被自家爸妈,呸,是自家爹爸给忽略了...

“王俊凯,我要吃这个!”

“好!”

“爸比,我要吃这个!”

“好,买买买!”

......

所以最终一起去的王凯源啥也没买就被带回去了...

呜呜呜,这是亲爹爸吗,我是充话费送的吧T^T

对妹妹这么好,对我...T^T,说多了都是泪啊,虽然我也很喜欢妹妹,虽然妹妹的确很卡哇伊,但是我也很帅的啊,为什么总是忽略我T^T

【凯源不哭,来姐姐的怀抱,姐姐...啊!(此人已猝)】

“凯源! 凯源! ”

“爸比T^T”

被喊醒的王凯源看着眼前的王源,一把抱住他,王源看着眼角泛泪的王凯源,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问到,

“凯源做噩梦了?”

“嗯...”王凯源闷声到.

“没事的恶梦与现实是反的,是不会发生的,凯源不要怕.”

“嗯...”

“额...虽然你是我儿子,但你抱的也够久了,可...”王俊凯还没说完就被王源一个眼刀给阻止了,果然王俊凯的占有欲还真不是说说的,可在放肆,不还是得听媳妇的,生怕媳妇一个不乐意,今晚就得睡沙发...

好不容易把凯源哄睡了,旁边被忽略已久的王俊凯就又凑了过来.

“源源,凯源都睡了,那我们就回房接着刚才没做完的事吧...”

“不要了,我...”不等王源说完王俊凯就已经把他扛起来回自己的房间了...

接下来熄灯时间...

睡前小随笔

都出来好几天了,然而我的反应总比别人迟钝╮(╯▽╰)╭

“你...是班小松?”

邬童看着眼前穿着洛丽塔女装,扎着两麻花辫,头顶发卡,脸上打着腮红的人不确定的问到.

只见班小松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一点头反而更引起了邬童的好奇心,他请假的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即使心里再好奇,嘴上却依旧不留情面.

“呵!班小松,想不到你也会穿成这样. 怎么?知道做男生不容易,想转型做女生了?”

不过,还真挺好看的.

跟邬童相处了这么久的班小松还会不了解他嘛,口是心非的家伙,不过邬童这么说,那么他自然是不会介意逗逗这个家伙.

“怎么可能呢,邬童,你是不知道啊,你不在的这两天,学校里要办一个新社团,就是关于这个什么洛丽塔的. 这样的话,那肯定是得搞宣传的喽,所以就要办一个洛丽塔走秀,然后...”班小松故意在这里顿了顿,就等着邬童开口,果不其然,中招了!

“然后什么?快说!”

“你猜! ”

班小松朝他眨了眨眼,这下可萌了邬童一脸血了,眼睛盯着他发光,本来班小松的长相就是属于清秀和偏萌的类型,是男装的时候后脑勺就可爱到冒泡,这下换成了女装,不仅没有违和感,反而把他整个人衬得更加卡哇伊.

形象啊形象,别痴汉了!邬童!你的形象啊碎成渣了!

哈哈哈,就知道撒娇卖萌肯定管用,当初可也是用这个办法让他答应帮我重组棒球队的.

这边班小松心里那个嘚瑟啊,可面上也只是保持着微笑,丝毫没让人看出不对劲.

“喂! 邬童! 邬童! ”班小松伸手在邬童的面前晃了晃,可总算把他的魂找回来了.

邬童一反应过来,心里那个悔啊,谁让他从小就有个毛病,一看到萌物就忍不住痴汉...

“喂! 现在可以说了吧! ”

“我本来就打算要说啊! 要不是你...”班小松一脸无奈的表情.

“好好好,我的错! 说吧!”

看到邬童又一次吃瘪,班小松心情很好的笑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学校把这件事交给了陶老师,自然也就成了我们班的事了,我们之前不是为了棒球训练方便,就把同一年级的同学调到了我们班,导致现在女生不够,所以只好...你懂的.”

“你不会是说,除了你,连我都要...”只见班小松点了点头.

“不可能! ”

想让我穿这种衣服,没门!

“我不管!邬童~”班小松拉着邬童的手晃啊晃,眨着bulingbuling的大眼睛,嘟着嘴看向他.

不负松望,并且很有源则的邬童果然拜倒在了大眼睛(划掉)萌物下.

“好吧!好吧!”

最后还是换上女装的邬童...一脸无语的看着班小松在他面前叽叽喳喳的说话,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邬童,有木有发现我们俩女装真的很配耶,萝莉罗伊和御姐凯莉.”

听班小松啰嗦了半天的邬童,忽然眼前一亮,终于听到一句顺耳的了,谁说只有罗伊和凯莉配了,班小松和邬童明明更配,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俩天生一对吗?!